黄河源头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

旅游 2017-06-02
20

  保护生态是青海最大的责任。要以建设生态大省、生态强省为主攻方向,以生态文明理念为引领,以建设三江源国家公园为重点,以生态功能提升、资源节约提效、环境治理提质、国土绿化提速、生态制度构建五大行动为载体,努力开创生态保护建设新局面。

  “早些年,起风时黄沙漫天。如今,草被恢复良好,湖泊成片。”谈起草原的喜人变化,牧民扎昂兴奋不已。扎昂,曾是这片草原的主人,见证了这片草原的改变。“那时,每家普遍有几百头牛羊,有的家庭牛羊达到上千头。后来大家意识到,牛羊多了,草场质量一年不如一年,有的地方鼠害猖獗,原本碧绿的草场变成黑土滩。”扎昂说,当年,响应国家号召,告别了心爱的草原,他举家前往玛多县城,住上了政府建的新房。

  5月22日,扎昂通过电视直播观看了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开幕盛况。扎昂说,报告多次提到生态保护,提到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相信在省委的坚强领导下,草原的明天更值得期待。

  尖措是玛多县扎陵湖乡的一名牧民。2016年通过申请成为生态管护员,日常的职责是巡护家乡的草原。2016年,尖措把自家的牛羊放到合作社管理,专心当起了生态管护员。说起生态管护员一职,尖措颇为骄傲:“虽然巡护草原比放牧辛苦,但想到通过大家的努力,脚下的牧草还能长得和以前一样高,心里很知足。”

  对黄河源头的玛多来说,这一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亮点纷呈——

  ●结合县政府职能转变和大部门制机构改革,将县政府19个组成部门统一整合为15个,行使辖区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协调、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和市场监管等职责。从全县调整划拨编制55名,组建黄河源园区管理委员会,行使园区内外国土空间用途管制,承担自然资源管理、生态保护、特许经营、社会参与和宣传推介等职责。以上单位的有序整合,解决了“九龙治水”、政出多门、执法碎片化的问题,实现黄河源园区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

  ●对黄河源园区自然保护区、国际重要湿地、风景名胜区、种植基地等各类保护地功能重组、优化组合、执行集中统一管理。

  ●将生态保护与精准脱贫相结合,玛多县设置生态公益岗位管护员2159名,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932户,园区内设置生态公益岗位管护员1684名,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822户。值得一提的是,新构建的“生态管护+基层党建+精准脱贫+维护稳定+民族团结+精神文明”六位一体的生态管护模式,是由黄河源园区首创。

  党代表、玛多县委书记何海燕

  今年是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大考”之年,是“两年完成体制试点任务”目标落实之年,是实现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三步走”的关键之年。我们将紧盯“四个扎扎实实”重大要求不放松,扭住“四个转变”新思路不动摇,着力补齐短板,突破瓶颈,根据王国生同志在报告中提出的要求,要突出抓好“在保护生态上下功夫,在创新机制上下功夫,在实现共赢上下功夫”的总体部署,紧紧围绕体制试点的目标任务,全力做好创新体制机制、完善制度体系,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环境综合整治、生态公益岗位设置、综合执法、人才队伍建设、宣传报道、党的建设等9个方面的重点工作,努力把黄河源园区国家公园建成生态保护的典范、民族团结的典范、绿色发展的典范、团结干事的典范、国家公园的典范,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从玛多县城出发,沿214国道向东行驶,就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湖泊和沼泽。放眼望去,金光闪闪的湖泊如星辰散落大地,让人目不暇接。星星海,一个由四百多个大大小小湖泊形成的奇观,是三江源地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

  早些年,这里曾是沙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初夏,记者再次乘车路过星星海,特地留意柏油马路。与以往不同的是,柏油路洁净如洗,公路两旁以往移动的沙丘凝固在绿草间。站在高处,俯瞰草原,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千湖美景”。

  在黄河源头的扎陵湖畔,早年黄河断流的现象已不复存在,映入眼帘的是水晶般的湖面,一望无际,与远处的草原相映成趣,融为一体。

  风沙少了,草原恢复了,湿地大面积增加。通过几年的防沙治沙,扎陵湖畔的水草变美,藏野驴又回到这片可爱的生活乐园。

  经过连续多年治理,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取得初步改善,“中华水塔”功能得到增强。以人工增雨为例,仅在2013年,三江源地区就增加降水42.91亿立方米,相当于300个杭州西湖的水体容量。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三江源一期工程、二期工程实施以来,玛多县局部生态环境逐步好转,‘千湖美景’又回来了。

  经过多年的努力,三江源地区各生态系统变化趋向稳定,区内草地、水域、湿地、森林面积大幅增加,为生物多样性的增加提供了强大的生存基础,而生物多样性的增加又为生态系统的恢复发挥了关键作用。(赵俊杰)

黄河源头

黄河源头

黄河源头

  扒头条西宁1月10日电  (记者王锦涛)10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国家公园管委会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正式挂牌。据介绍,黄河源园区包括青海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扎陵湖—鄂陵湖和星星海2个自然保护分区。黄河源园区将重点针对黄河源区冰川雪山、高海拔湖泊湿地、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强化高原兽类、珍稀鸟类和特有鱼类种质资源等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突出对黑土滩、沙化地及水土流失区修复等。

  扒头条西宁12月22日电(记者张大川)夜幕降临,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华灯初上”。望着街道两旁整齐明亮的路灯和商店铺面的霓虹灯,玛多县电力公司营业所所长陈擎源感慨道,玛多终于有了夜景,路灯终于不再是个摆设了。

  玛多县素有“黄河源头第一县”之称,自然环境恶劣,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总面积2.53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万5千余人,是青海省海拔最高、人口最少的县。“受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制约,加之青海电力主网发展进程影响,玛多县形成了‘电力孤岛’。”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刘文泉说。

  为解决玛多等无电地区通电问题,2015年7月22日,果洛联网工程开工建设。一根根银线凌空飞架,越过草原、荒漠和雪山,将源源不断的电能送到千家万户。今年9月5日,玛多县终于进入稳定、可靠的大电网供电时代。

  “今年5到8月,玛多县的日平均用电量是16961千瓦时,而9到11月,日平均用电量达到了25300千瓦时。”玛多县电力公司营业所营销员玉格说,自9月以来,玛多县新报装照明用户175户,新报装动力用户16户,动力用户多是商铺饭馆。

  “以往玛多县长期依靠小型水电站供电,这些电站建设水平低、长期孤网运行、设备故障频发,供电保障能力极差,电压全年不稳定,县城分区域轮流供电,夏季限电、冬季停电是常态。”陈擎源说。

  “我们在早上八点和晚上十点之间,要优先保证医院、学校和居民用电,不给施工企业供电,施工企业只好用柴油发电机发电,自给自足。”谈起以往缺电的历史,玛多县副县长雅扎西说,办公楼里有电梯,但是几乎没有人敢用,有一次突然停电把人困在了电梯里面,都把女同事吓哭了。

  玛多县玛查理村是藏族移民村,周旦一家在此定居已有6年。“以前在草原住帐房,照明靠酥油灯,做饭取暖靠牛粪,搬到这儿之后第一次接触到电,电真是个好东西!”周旦说,不过经常停电特别烦人,到了冬天甚至一两个月都用不上电,今年9月之后就好了,电视、电磁炉、冰柜、洗衣机都可以正常使用,电压很稳而且再也没有停过电。

  身为玛多县发改局副局长的石强,是玛多县告别“电力孤岛”时代的切身经历者,他说:“以前每家每户必备稳压器和发电机,晚上只要一停电,每家每户都把备着的发电机拿出来,站在大街上听,一片‘哈拉哈拉’的发电声。”

  “以前电压不够,还经常停电,为了不耽误生意,只好用柴油机发电,一度电接近3元钱,而且没有冷库,冰箱只能放个三四只羊,为了保证肉质新鲜,不得不隔天就去西宁拉货。”欧雅茶餐厅老板马乙不拉说,并网之后,我马上就建了30平方米的冷库,可以储藏100多只羊,生意更加红火,而且计划24小时营业。

  “电力足了电压稳了,像加工风干牛肉、酥油等牧民生活必需品的小作坊都可以带动起来,还出现了干洗店,饭馆再也不会做着做着饭就没电了,宾馆里都配上了热水器还有制氧机。”陈擎源说,电力条件的改善,会促进当地产业发展和旅游开发,带动脱贫攻坚,玛多县未来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