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   于丹在梁子湖里将浮出水面的水生植物捞起

人物 2017-08-01
819

  于丹在梁子湖里将浮出水面的水生植物捞起,准备重新莳植(2014年6月19日摄 泉源:扒头条)

  扒头条新闻:对梁子湖来说,于丹是个能手仁心的好医生。对于丹来说,梁子湖是他有生命的朋侪。

  这对老友相互陪同26载,曾经的枯湖荒岛,现在已经种出20万亩“水下森林”,梁子湖也成为长江中下游水质最好的湖泊之一。当初血气方刚的青年,现在已经满头银丝,于丹依旧不忘初心,甘做一株沉在湖底的水草。

  扎根梁子湖,并非一时激动,而是一见倾心。

  1992年,35岁的于丹博士结业,来到武汉大学,开展“长江中下游淡水湖泊视察”的博士后研究事情。在武汉近郊,他惊喜地发现了梁子湖这片纯净的绿水,发现水草对污水具有强盛的净化能力。

  “20世纪80年月以来,湖泊生态系统的掩护、修复和可一连使用逐渐成为国际生态学研究的热门,但此类研究在海内照旧空缺。”于丹决议向这个空缺领域进军。

于丹

  对梁子湖来说,于丹是个能手仁心的好医生。对于丹来说,梁子湖是他有生命的朋侪。

  以湖为家,与草为伴,一穷二白的“农民岛主”空手起身建成国家级研究站。

  昔时梁子湖的湖心岛是一片尚未开发几近荒芜的野草地。几台电脑和桌子,就是于丹和同事们最初的科研实验室。没有宿舍,就借宿在渔民家里;没有实验样本,就卷起裤腿下湖挖泥;没有交通工具,就靠一叶扁舟划出划进;吃不上新鲜食物,就自己拓荒种地。一连18个春节,他都坚守在岛上。

  2005年,“梁子湖湖泊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视察研究站”获批建设,成为海内第一个以水生植物和清水湖泊为研究工具的野外站,于丹所在的生态学学科也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以后,科研条件大为改观。站内建起近400个大巨细小的实验池,实验楼里配套了种种细密仪器。

  “在中国,只要是大一点的水体,无论是江河照旧湖泊,我们都到过。”实验池里种着于丹团队从梁子湖和天下各地收罗的种苗。这些水草经由培育筛选,他们还要将水草种到湖里。种草比采草更难,需要完全潜到水底,用手刨坑。每种一棵草都要潜到水底30多秒,有时要潜水一再才气种好一棵水草。年过半百的于丹和学生们一样,一直地潜入水底又一直冒出水面换气。现在的梁子湖共有282种水生高等植物,凌驾英国、日本等国天下水生植物种类的总和。

  总结梁子湖的治理履历,于丹提出了天下湖泊治理“抓紧治‘小病’,分期治‘重症’,保住‘生态资源’”的新思绪,获得了中央向导指挥,其中“一湖一策”更是上升到国家层面的治理目的。

  对水质要求极高、有“水中大熊猫”之称的淡水桃花水母,曾在梁子湖水域高密度、大面积泛起,天下自然基金会来此考察时,惊讶于梁子湖湖水之清亮,水草之兴旺,赞美其为“水下原始森林”。

  在岛上,茁壮生长的水草是于丹天下的“主角”。而其中的一类沉水水草,也是于丹一生奋斗的目的:“这种水草,只扎根在湖底,能够大量吸收氮、磷等营养元素,使水变清……”

于丹

于丹

  昨天下战书,北师大教授于丹在江苏书展的讲座甫一竣事,立马又赶到苏州图书馆,应邀举行由苏州市全民阅读促进会主理、苏州图书馆和苏州新华书店承办的苏州大课堂。虽然栉风沐雨,但她精神很是好,趣话连珠,整个学术陈诉厅也是座无虚席,还暂时增添了不少凳子。昨天讲座的主题是《十年溯源一心所得——于丹致敬经典》。讲座竣事后,读者纷纷上台请于丹在他们先行购置的三联书店版《于丹<论语>心得》署名留念,于丹也赶在上高铁之前,快速知足粉丝们的愿望,每签一名,都市客套地向求署名者致谢。

  于丹对苏州情绪很深,不光能背诵诸多有关苏州的历代诗句,而且,对苏州的园林,苏州的小吃,苏州的评弹昆曲,苏州的街巷都极为熟悉。讲座中,她不时插入苏州元素,让苏州听众感受平时置若罔闻的景观,却原来云云充满诗情画意。她说,从园区直奔苏州图书馆,拐角看到了古老的石拱桥,看到橱窗内的丝绸旗袍,看到乌鹊桥有文化的街牌,就感受到熟悉的味道找到了。尤其是走进苏州图书馆,看到那么多的孩子在放心地阅读,一时,即便身边是燥热的天气,但心里连忙清凉温润起来,这是只有在苏州才气看到的景致。她说她多次到苏州,每次到苏州都有深深的文化认同感,感受宿世今生都与苏州有缘。她说她还在母腹中时,妊娠的反映使得她父亲为母亲购置了许多采芝斋糕点蜜饯,以是,苏州的美食在她出世前就注入她的血液之中。她由衷地叹息出诗一样平常的句子:寒山寺千年回荡的何止是钟声?更尚有昔人留下的谦和儒雅!她说苏州的朋侪真是幸运,虎丘斜塔比比萨斜塔还古老四百多年,在塔下念书品茶,那是那里能比的享受。她谈拙政园的见山楼和听雨轩,绝对拥有一些现代酒吧咖啡厅无法相比的文化品位。以是,她在外地经常会遇到一些记者问她为什么要念书,念书对人生有怎样的影响,等等浅易的问题,在苏州没有遇到。由于这在苏州不是问题。问这种问题,苏州人会以为犹如问人为什么要用饭一样,显得多余。念书是苏州人的一种传统的生涯方式。

  于丹的记性极好,谈锋极佳,她讲座中的语言录音下来不加以整理,就是优美的散文。她讲苏州画家唐伯虎精妙的对联,来说明昔人语言的蕴藉典雅,比起今人卤莽的“情绪深一口闷”等劝酒令,着实足以令今人反思和羞惭。由于诸多的缘故原由,今世孩子读的书越来越多,但阅读兴趣却越来越少,这值得今人小心。她引用孔子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等警句,告诉读者在信息过剩的时代,要会自己思索,人生许多时间要用减法,要扔掉浮躁和盲从,换得淡定和从容!她说她到各地做讲座,于几百人中希望不存在看手机的听众险些就是奢侈,但在苏州图书馆的讲座,就能获得这种规格的享受。最后,才是说到她的新书。随着央视《百家讲坛》节目的热播,她的《于丹<论语>心得》一书盛行,脱销600多万册;同时译有30多种文字在各国刊行。十年后的今天,她对书中欠稳当处举行了周全修订,并交由三联书店出书。她说,十年前讲《论语》心得时,对一些熟悉的句子并无特殊心得;现在天,再默默念起,竟然以为惊心动魄。流光犹如显影液,把生命深处那些隽永的意味一层层显示出来,渐次清晰,像一个又一个证据,静默而执拗地排列在那里,让人恍然明确了关于自己的一些谜底。重复读经典,再加上自己的人生感悟,方可能让自己的生命通透起来。

  于丹在梁子湖里将浮出水面的水生植物捞起,准备重新莳植(2014年6月19日摄泉源:扒头条)

已经56岁的佘征军经常叹息,曾经蒸蒸日上的宣笔行业,现在可谓是有点青黄不接。但即便云云,他依然对此保持乐观,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传承的工具没有什么担忧不担忧,只要有生意就能传承”。

总部设在德国波恩的国际残奥委会(IPC)在当地时间6月19日宣布,中国残联主席、北京冬奥组委执行主席、中国残奥委会主席张海迪获得提名,将作为候选人之一与来自加拿大、巴西、丹麦的另外三名候选人配合角逐国际残奥委会主席。

那是1996年,盛保柱刚从安徽省汽车工业学校结业。然而没过多久,这种渺茫就被一件主要使命给冲散了。其时,盛保柱被部署随着师傅一起做厂内第一具1061复合模。8米长的大梁,对于二十出头的小伙来说,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这是四位南木林生态树模区的藏族女护林员:白玛、拉琼、白玛拉姆和妹妹格桑。她们也都是南木林县艾玛乡柳果村的村民。雨过天晴,云淡风轻。四姐妹相约搭西洛的电动三轮车,一起去生态树模区的辖区内修剪树木。由于前段时间一连降雨,她们已经有些天没去看过了。

林丽,1972年生人,现为湖北咸丰供电公司网格员。进入供电系统事情10多年,林丽先后获得“天下五一劳动奖章”“天下民族团结前进先进小我私人”“国家电网公司特等劳动模范”等声誉称谓。以她名字命名的“林丽事情法”在电力系统普遍推广,广受用户认可。

  交汇点讯  每次于丹出书引起的新闻都不小,就像她每次演讲总是人潮涌动一样。以教授的身份,于丹一边享受着明星式的公共追捧,一方面又遭受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品评,外界对她的批判总是泛起两个极端。她曾有过诠释、回应甚至还击,但这次,于丹却以一种让人意外的放松和随意泛起在江苏书展《论语心得》修订版的读者晤面会现场,与读者讲起小时间她与父亲的故事,那也是她与《论语》的缘起。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于丹说,十年前她就曾到苏州签售《论语》心得,时隔十年,在《论语》心得(2017年修订新版)与各人晤面时,她又回到了姑苏城,在姑苏城的袅袅钟声中,向阅读致敬。

  《论语》心得(2017年修订新版)与此前版本差异的是新增了序言,于丹用六千多字的篇幅讲述了她与父亲,也是她与《论语》的缘起。

  于丹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十年前讲《论语》心得时,对这么熟悉的句子并无特殊心得;现在默默念起,竟然以为惊心动魄。然后,就会想起父亲。“父亲辞世十六年,对于他的徐徐明确,却是讲《论语》心得之后这十来年的事情,像是父亲留给我的一个个旧信物,由于《论语》的缘故,终于被逐个打开。”于丹说时隔十年,她重新抒写对《论语》的感受,是向经典致敬也是向父亲致敬。

  于丹回忆,两三岁时,父亲带她去看春天的繁花,并给她念了宋祁的那首词《玉楼春·春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其时父亲为了让于丹明确“春意闹”一词的美妙,就将她架在肩膀上,绕着树跑,那时于丹以为一树的春花在眼前舞蹈旋转,父亲就告诉她这就是为什么不用“红杏枝头春意开”“红杏枝头春意放”的缘故,由于这些词都太静态了,“春意闹”才是整个春天在奔跑。

  6岁时,于丹读小学一年级,看到课本里的一句话“一望无际的麦浪”,就问父亲为什么是“麦浪”。于是父亲就带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于丹倒了四趟公交车到北京的郊区,去看麦田。于丹至今记得那天他们揣着面包,带着军用水壶,终于站在农村,望见风吹过麦梢,一田的麦子此起彼伏,像极了海浪,从那时起这个画面成为她童年影象里最美的回忆。

  “现在的生涯是喧嚣的,许多人对生涯怀有敬意的时间太少了,当对阅读真正怀有敬意的时间就不会再为了考试而死记硬背,而只是单纯的为了一小我私人的生命生长。”于丹说,她至今思念父亲,为了“麦浪”两个字带着她折腾一天只为看一眼麦田。

  交汇点记者 付岩岩

于丹:我心安处是苏州。

于丹在分享她跟苏州、跟《论语》的缘分。(倪黎祥/摄)

7月16日上午,著名文化学者于丹携新版《于丹<论语>心得》来到第七届江苏书展,跟读者分享她与苏州的缘分以及她与父亲的故事。她说:“苏东坡说过,此心安处是吾乡。家乡纷歧定是你的出生地,也纷歧定是你的籍贯地,它是你以为心可以安置的地方。我第一次来到苏州就喜欢上了这里,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心安处’。”

从在妈妈肚子里就已结下

于丹说,她和苏州的缘分着实从在妈妈肚子里就已经结下。“妈妈怀我的时间有孕吐反映,父亲就买了许多采芝斋的零食给她吃。以是我从小就对花生蘸、核桃蘸、笋豆、脆梅这些点心极为熟悉,可以说采芝斋是在我的血液之中的。”多年前第一次踏上苏州的土地后,于丹去了拙政园,“在听雨轩中,我闻声的是2500年前吴越春秋的激荡,是风云再起。”

苏州人的气质经常让于丹想起朱自清先生说的一句话“江南的农民身上都是带有烟水气的”。“烟水气”是什么呢?于丹以为,是一种儒雅,是一种魅力,“那一定和念书有关”。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于丹说,姑苏文化两千多年来就像寒山寺的钟声敲打在每一其中国人的心里。有太多原来不生在此地的中国人,由于对这里书香气的喜欢,把此地视为此心安处。“我就是这样一小我私人,”于丹说,“我愿意在姑苏城的袅袅钟声中,向经典致敬,向阅读致敬,和在座的朋侪在阅读里完成生命生长。”

沾恩最多的是家庭生涯中

尊长的言传身教辈的言传身教

晤面会上,于丹深情追忆了早已去世的父亲对她的言传身教。

于丹说,两三岁时,父亲带她去看春天的繁花,并给她念了宋祁的“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可是,花儿并不“闹”啊?于丹有些纳闷。于是父亲便让她坐在肩头,绕着树一圈一圈跑。

瞬间,于丹以为一树的春花都在眼前“舞蹈”。父亲告诉她,这就是为什么诗人不用“红杏枝头春意开”“红杏枝头春意放”的缘故,由于这些词都太静态了,“闹”才是整个春天在奔跑、在舞蹈。

6岁时,于丹读小学一年级,看到课本里有句话是“一望无际的麦浪”,就问父亲什么是“麦浪”。于是,父亲领着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于丹,倒了四趟公交车、折腾一天来到北京的郊区,只为了让她看一眼“麦浪”。父亲以为,这么做值得。风吹过麦梢,此起彼伏像海浪一样的场景,深深镌刻在了于丹的影象里,直到现在都没有遗忘。

也因此,于丹强调,我们不应该仅仅提倡作为学习的阅读,更要提倡有兴趣的阅读。“我在江苏许多地方,都看到过‘晴耕雨读’的小牌匾,也就是晴天下地干农活,雨天回家念书。在我看来,那时的阅读比现在要高级,是一种超功利的生涯方式。现在天的阅读往往是一种功利性的学习方式,”于丹说,“超功利的生涯方式是什么呢?是我阅读,以是我快乐;我阅读,以是我有眼界;我阅读,使自己的生涯辽阔。我从父亲自上学到的一种习惯,就是人不要被急功近利的阅读绑架。我们不是到要用的时间再去念书,而是要把它作为一个兴趣。”

对于家长,于丹说,不是简朴地把孩子交给专业的学校,让他去学《三字经》《学生规》《唐诗三百首》,而是更需要家长拿出时间陪同孩子阅读。

“《论语》中我不懂的工具论语》着实太多”

“站在今天回望《论语》的价值系统,简陋可以分为两条脉络:一是关于‘天地君亲师’的秩序梳理。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多为历代统治阶级施展使用。二是‘仁义礼智信’为价值焦点的小我私人修养系统,倡扬以自律颐养自尊,建设‘修己以敬’的君子人格,沿着‘修齐治平’的现实路径,以学问信仰作支持,找到小我私人与现实之间的逻辑关联,”于丹说,“这样一本语录,对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而言,或许第二个系统的现实意义更大些。”

讲起自己与《论语》的缘起,于丹说也是与父亲有关。“我第一次与《论语》结缘,是4岁那年,怙恃带我去加入一次人许多的聚会。父亲在这次聚会中,让羞涩的我视察大人的言谈举止,并试图告诉我一些基本的原理。”于丹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见贤思齐”、“见不贤则内自省”、君子“日三省乎己”、君子“慎独”……这些父亲通过一样平常生涯转达的零星的言辞原理,年幼的她似懂非懂,但却一点点留在了影象中。

十年前,《百家讲坛》的演播室里,于丹在与易中天的对话中,提出一个看法——“有温度的孔子”。十年后,她说:“《论语》中我不懂的工具着实太多,唯有以敬畏谦卑的姿态,悟出一份带着体温的心得。”

播放数:695123

播放数:682593

播放数:675259

播放数:663254